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权 >抓住传统年味(四)‧年祝福化文字‧寄贺年卡意义非凡 >

抓住传统年味(四)‧年祝福化文字‧寄贺年卡意义非凡

   时间: 2020-07-11   来源: D生活权 阅读: 714
抓住传统年味(四)‧年祝福化文字‧寄贺年卡意义非凡这一天,徐忍川把一年365天的祝福,一一化作贺年卡上的文字――把写好的贺年卡放入粉红色信封内,写上确保无误的地址,贴上邮票放进邮筒,让思念与祝福透过一张一张的贺年卡,飘向远方亲友的心房。回想当年,贺年卡寄出去了,期盼回寄的心益加深切了,待收到对方回寄的贺年卡,那颗心踏实之余,还生起阵阵喜悦。想一想,你有多久没寄贺年卡了?对70年代生或更早的一辈而言,农曆新年寄贺年卡成了他们的集体回忆。就读小学时,贺年卡不是用来寄的,而是偷偷放进同学的书包里、抽屉里,给对方一个惊喜。上了中学,小学同学和老师的贺年卡肯定要寄,希望他们可以永远记得有你,当然,也更则望他们可以回寄给你,因为这代表他们心中还有你,还没有把你忘记。电子贺年卡喜悦不复在中学毕业升上大学或者步入社会工作,寄贺年卡更显重要,寄给某位心仪但又不敢表白的异性同学,字里行间有意无意地将心意表达出来,收到回信固然雀跃,没有回音也好让自己收拾心情,做回自己。今天,家中邮箱里收到的贺年卡,有多少封是真正来自亲人的祝福与问候?从邮箱里取出的贺年卡,更多的是企业机构、商家寄来的“佳节指定动作”,少了赤子情怀,多了一份铜臭。随着时代的进步,闪着红色光芒的贺年卡将成为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握以手机传送贺年短讯,或在网络上互相转发电子贺年卡,只需一个按键,不消5秒祝福就传到对方手里。的确,手机短讯和电子贺卡快速省钱又方便,更可以不必动脑筋,但收到短讯或电子贺年卡的喜悦却不复在,顶多只是在按下“接收”键时高兴一下,知道对方曾捎来祝福,也就是了。电子贺年卡难取代传统对政大校友会会长徐忍川而言,传统邮寄贺年卡永远无法被电子传讯取代,他也数十年如一日的把至少400张亲手写满祝福的卡片寄给远方的亲友。徐忍川亦有收集贺年卡的习惯,卅余年来屈指一算,至少有数千上万张。徐忍川甫踏入中学就开始养成寄贺年卡的习惯,“当时主要是寄给小学老师及同学,因为有一些同学被分配到不同的中学,为了保持联繫又想了解他们的近况,于是在便给他们寄贺年卡。”30年前的贺年卡一张要价20仙或30仙,加上5仙的邮寄费,算是最经济的祝福了。每张卡用心写记得每接近新年,徐忍川便把三四个星期的零用钱存起来,选一天到文具店去将贺年卡细心的挑慢慢的选,“那时主要是挑较有激励性的卡,例如新年进步、学业猛进、友谊长存等,根本不会有‘恭喜发财’这4个字,太铜臭味啦!”当年贺卡的设计也很淡雅,颜色不会大红大紫,自然清淡,图案方面则有爆竹、柑、富贵花、牡丹花等,鲜见金银财宝。每一封贺年卡,徐忍川都用心地写上老师或同学的名字和问候句。请徐忍川回忆当年老师和同学的名字,他竟然都一一记得。算一算,同学之间互寄贺年卡已经寄了34年啦!”中学毕业后徐忍川到台湾升学,台湾的贺年卡比这里更漂亮更有特色,每每回大马过寒假,徐忍川都会把大堆大堆贺年卡搬回家,父亲见他捧着一大堆的贺年卡,又是写贺语又是盖章的,也忍不住取笑他说:“哗,你做大生意啦!”台湾的贺年卡在价格方面比较贵,“当年平均一张要1至2令吉,难怪父亲都讽刺我说做大生意啦……但我并不觉得有不妥,这是我的心意啊!”按对象挑贺卡即使到了今天,徐忍川还是没改寄贺年卡给亲友的习惯,“贺年卡都是我一张一张亲自挑选的。就像当年一样,到书局、到文具店去挑。我挑贺年卡也不随便,我是一张张贺卡慢慢看,对象不同挑的贺卡也不同,说实在,还真的花时间。”工作再忙,徐忍川还是很用心的写上贺语,“写给甲时,就会想到当年相交的情景,一路走来值得回忆的部份,再想想今年要给他送上甚幺贺语。我不会在贺年卡上签个名字就算。”对徐忍川而言,不写贺语固然可以,但不写,那份诚意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以前寄出的贺年卡回收率可高达100%,但现今的回收率只有30%,虽然如此,徐忍川仍不会放弃这习惯,他觉得写贺年卡是一种享受,也是最值得细嚼的年味。不同年龄不同祝语从“学业进步”的年少情怀,到成家后的“心想事成”,再到现今45岁之后的“身体健康”,徐忍川每一个人生阶段均有不同的新年贺语,期望每一个阶段都能活得更精彩。“尤其金融海啸之后,我写在贺年卡上的寄语变作是:‘金融风暴,万物上涨,有机会就充实自己,才不会被淘汰,如果有到巴生来,可叫我出来聚一聚。’写贺卡不单只是买了寄了就算,反之,那一份心意是我最感觉贴心的。”与马英九是师生关係徐忍川和台湾总统马英九互寄贺年卡21年,师生情谊不因环境身份有变而受影响!原来当年徐忍川在政治大学主修国贸系时,考获法学博士的马英九还是他的教授,教导他国际私法这一课,“我在毕业谢师宴上还跟马英九合照,我是侨生,侨生人数亦比较少,马英九对侨生比较有印象,我毕业之后就开始寄贺年卡给他,他当时也有回寄。在当年,我实在无法预测他日后会当上台湾总统。”最令徐忍川高兴的是,马英九即使贵为总统,也没有把他忘记,能列入马英九的寄送贺卡名单内,对徐忍川而言是一种无上的光荣。你知道吗?贺年卡由来中国是最早寄贺年卡的国家。早在五百多年前的明代天顺年间,人们就用宽约7公分,长约10公分的精美纸张,书写上祝福、恭贺的词句,在新年,春节时互相赠送拜年。宋人周耀在《清波杂誌》中说:“宋元佑年间,新年贺节,往往使用佣僕持名刺代往。”当时士大大夫交游广,若四处登门问候,既耗费时间,也耗费精力,因此有些朋友家他们就不亲自前往,而是拿梅花笺纸栽成2寸宽、3寸长的卡片,写上受贺人姓名、地址和恭贺话语,派僕人前往代为拜年。明代人们以投谒代替拜年。明朝画家、诗人文征明在《贺年》诗中描述:“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蔽庐;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憎嫌简不嫌虚。”这里所言的“名刺”和“名谒”即是现今贺卡的起源。贺卡用于联络感情,既方便又实用,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份,乃至今日仍盛行不衰。当时人们将其称作“片子”,到了清代称它为“贺年帖”,一般用红色卡纸製作。辛亥革命后,在外来文化的影响下,人们逐渐习惯在新年时互相赠贺卡,时至今日,贺卡仍以其独特魅力,感动着现代人。【热点新闻:金兔贺岁】◆相关新闻:珍惜难得共聚时刻‧大扫除迎春接福◆相关新闻:置大门两旁喜气洋洋‧贴春联好运长年◆相关新闻:巧手共製红包灯笼‧亲情深春意浓/副刊‧报导:高宝丽‧2011.01.27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鄂州O默生活|引领健康生活|贴心的生活服务|网站地图 葡京直营app下载_星耀娱乐正规下载 万和娱乐官网_同乐城tlc体育官方 博亿堂老虎机PT_lovebet爱博体育下载ios 9992020银河国际安卓版_bg娱乐下载中心 澳门新葡亰8455下载app_澳门ag摆脱 夕立娱乐官方下载_东森平台网址登录注册 博亿堂b8et98app_凯时注册准认来就送38 豪亨博会员登录_信和娱乐会员注册 slw真人娱乐_同乐城正网 博友彩app官方下载_皇宫线上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