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生活馆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时间: 2020-08-03   来源: V生活馆 阅读: 852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一九七六年的真善美村,楼下有士多、书店,如今已换成麦当劳和便利店。(房协网页)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一九六九年,真善美村的空地上,年轻人在打羽毛球。现在村裏建了简单现代的儿童设施,对出空地仍偶尔有人打羽毛球。(房协网页)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真善美村範围不大,三座住宅围绕村中央的凤凰木而建,在闹巿之中自成一格。(陈嘉文摄)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每天早上,只要没雨,公公婆婆都準时九点在树下做早操。(陈嘉文摄)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明报製图)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街知巷闻﹕去旧迎新 屋邨失落真善美

上月,邬满海出现在电视新闻,宣布房协终于获得政府批地的消息,说旧居民可迁往启德的临时屋邨,真善美村或许能率先重建。「好消息」话音刚落,翌日早上九时正,十四个公公婆婆如常準时出现在村中央的大树下,「担」好櫈仔做早操;管理处的保安婶婶如常地跟我说声早晨,然后继续与站着的街坊鸡啄唔断,内容不外乎十八楼C座式的对话,例如因为煲了木瓜汤所以脚痛好了一点,还有听说真善美村要拆了、房协这次看来是认真的。我抬头看在闹巿中如沙漠绿洲般的真善美村,想像着婆婆搬到新屋邨后,生活真会比这裏好吗?

都巿绿洲 生活气息处处

真善美村位于土瓜湾与九龙城交界,背靠教堂及学校,教堂对街,就是纪念南宋小皇帝曾落难九龙城的宋皇台。因为沙中线,四年前这裏掘出宋代古井,文物保育争议过后,地底工程这几年来如火如荼,不过,纵使地盘处处改路不断,依然无碍马头涌道作为土瓜湾主要干道的速度,货车巴士照旧飞驰,马头涌道是货真价实的沙尘滚滚。

之所以,一街之隔的真善美村,格外显得像个杂乱都巿中的绿洲。真善美村只有三排住宅,至真楼、至善楼、至美楼围起一个三角形,三角形中央是一座两层高社区中心,还有早上做晨操的婆婆头顶那棵凤凰木。在房协网页上找到一九六○年代的旧照,那时候真善美村刚建成,这棵凤凰木不过是比人高一点的小树,如今都已老大得可以为这一辈的老人遮风挡雨;仲夏,树上还会盛开火红璀璨的花。天朗气清的日子,天空的蓝、凤凰木的绿,配上三面围住的橙色与白色屋邨建筑,总让人觉得这裏的岁月静好。当然,这种闹巿中的幽静,自真善美村建成之后一直都是无法想像的——真善美村是最接近启德机场的公共屋邨,飞机升降的噪音日夜缠绕,于是,那些年的真善美,最有名的是拥有无敌场景、是拍摄机场的最佳位置。

所谓的岁月静好,不止是它虽与繁忙大路只一街之隔但居然鸟语花香、旺中带静,而事实上是这裏从早到晚都并不宁静——早上九时,大叔带早操的「一、二、三、四」;接近中午,不知哪楼层的单位传来霑叔的《沧海一声笑》;黄昏, 三个细路在平台公园吵闹直至有大人来调停。如果说,重建屋邨是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我倒是想不明白,如今我们常见新落成的屋邨,设计的确比较贴近私楼、设备比较先进,但总没感觉到生活的气息;要养老的话、要生活的话,虽然旧屋邨的外墙或许旧一点、铁闸嘈一点,好像留在这裏还自在一点。至少,我可以想像,偶尔会在她那层的半露天升降机大堂栏杆内闲坐看街的婆婆,若真要搬走,该要改掉这个午后乘凉的习惯了。

昔日公屋着重公共空间

香港最早期的公屋重建始于一九七○年代,率先清拆了十二幢徙置屋邨大厦。二○一四年的审计报告在〈规划、建筑及重建租住公屋单位〉章节中曾提及,在六七十年代,兴建公共屋邨的目的,是满足社会对廉租房屋的需求,相对于八十年代较新型屋邨,旧型屋邨的居住面积较小,缺乏基本配套设施。所以,在政府的长远房屋策略中,为解决旧型屋邨保养成本高的问题,房署索性推出重建计划。社会愈进步,条件愈富足,人们的居住环境该是愈来愈进步。不过,所谓居住环境,并不止于单位大小,面积再大但家徒四壁大概也算不上是一个好环境。以殖民地公共建筑为博士论文题目的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兼职导师黎隽维,这几年一直研究香港公共房屋设计,他说:「没错,真善美村那年代兴建的屋邨,设计的确是比较着重公共空间,所以营造的邻里关係也比较好。」

真善美村建于一九六五年,是香港房屋协会建成的第十二个公共屋邨——一九四八年成立后,房协在一九五二年建成如今已拆卸的第一条屋邨「上李屋」,及后,房协的建屋进度算是很有效率,几乎每年有一个项目落成。从一九五五年的红磡村,至一九七五、一九七六年的励德邨、祖尧邨,在设计上都各有特色,从建筑物可看到很多设计细节都经过人性化的考虑。

外聘建筑师 风格受欧洲英国影响

黎隽维说,六十年代,由于政府裏的建筑师并不多,香港大多公屋由政府外聘建筑师楼去设计。而与东南亚其他地方如新加坡一样,这批屋邨的设计,都受到欧洲、尤其英国的影响。其中一个共通点,是这些公共屋邨都重视公共空间的布局规划,特色是走廊宽敞、大堂开放偌大、公园大。「你可以看到,它们的概念,最核心的不是单位如何设计,单位不大、非常简单,但正是因为单位未必足够满足需要,要补偿就靠室外空间。于是,走廊就成为单位的延伸、私人空间的延伸,可以容许不同活动产生。」旧式屋邨,单位基本上都只有四面墙、没有间隔,大多住客都在迁进后才自行划房。当然,因为要安装喉管,厕所、厨房早就划好位置,而厨房一般都是在窗边,窗外就是屋邨裏的公园。

「在英国,大规模的公共房屋,也要到战后五十年代才出现。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伦敦的巿议会有好多这类项目,在伦敦巿中建的公共房屋,好多都是这种风格——由粗犷(brutalism)、现代主义(modernism)发展出来的风格。」黎隽维解释,公共房屋在当时的英国来说,是一个很激进的提倡,讨论非常炽热,而激烈的辩论都因政治环境而起——政府左派崛起,试图以「福利社会」去抗衡「共产」的意识形态。「那时候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欧洲掀起过风潮,不少国家都尝试遏止它的蔓延,其中一个方向,就是从房屋入手——共产国家强调工人福利,苏联当时真的常宣传,他们的工人住得好好。于是,英国政府的左派便认为要推出一些政策,照顾低下阶层,想要他们的巿民知道,在资本主义国家,工人也受到照顾。在政治上,当时的香港政府也有这种想法,要用这种例子去让中国看:我们即使是殖民地、行资本主义,也能照顾到工人的生活。」

设计反映当时社会运作

在这种社会环境下,英国发展出的公共房屋模式,都关注到住客家庭的生活需要,而设计的考虑,主要基于核心家庭(四人家庭,包括父母及两个孩子)的特徵元素。之所以,厨房的位置,一般都安排在窗边,窗外就是屋邨平台公园。「建筑师的理想构思是,一般家庭的爸爸要外出工作,妈妈在家带孩子,所以当妈妈要煮饭,她在厨房边煮饭边可以看着在公园玩的孩子。」公共房屋设计简单、不花巧,但建筑师把社会的主要家庭模式、经济模式都放在设计考虑,在建筑的细节,后人可理解到当时的人认为怎样的社会运作、家庭运作才是最好,怎样的设计才最适合、最能协助家庭生活、社会进步。「建这种建筑物的想法,出发点很乌托邦,虽然并不豪华,但很舒服。」

以私楼模式建屋 难续邻里人情

只不过,这种以家庭生活为本的设计基础,在香港的公共房屋只昙花一现,大概二、三十年的静好岁月霎眼而逝,到了八○、九○年代,用私楼模式建公屋,就渐渐失去当初的特色。所谓私楼模式,即是走廊、大堂的半公用半私人的空间,不再被看成是私人空间的延伸,「单位内的设计装备,已提供所有日常所需,住户已没有必要再向单位外的空间寻找,如今更重要的,就变成是管理上的需要,单位以外,规矩更直接,但大部分活动就随之消失了,只剩下早就被设计好的活动,例如固定的櫈只能让人每天坐在同一位置」。

「这的确是有点诡异——社会丰盛,时代进步,人们反而更少去想像更好的公共空间。」新闻报道说,重建后的真善美村料单位数目可增六成,但看如今新区俯拾皆是的新型屋邨,即使将来容纳的人再多,也难以延续邻里人情的真善美。

文//陈嘉文图//陈嘉文、房协网页编辑//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相关信息
图文欣赏
精彩推荐 
搞笑百态 
精彩文章

鄂州O默生活|引领健康生活|贴心的生活服务|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